青江CC

岚,红蓝双担,山组,竹马…大概只会产山组小甜饼…而且产速奇慢…好勾搭!

这样的ono君,我大概也…004「18r慎入」



「小野…君?」神谷被吻得迷迷糊糊,听到惩罚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惩罚?」
「是的呢,对于浩史想要反攻这件事,绝对要好好惩罚的吧?」小野勾起嘴角,塞巴斯蒂安的磁性声线被充分利用。
「唔…可以哦,如果是小野君的话」
有些时候,尤其是在床上的时候,神谷总是特别乖巧。
「浩史真是个好孩子呢」
衬衫的扣子被解开,小野从神谷锁骨处的伤疤开始细细舔舐,随后一路向下。
神谷胸前一边的粉色被小野用唇舌含住,轻轻地吮吸,啃咬,另一边则是用手指揉捏挑逗。
许久未经情事的神谷忍不住轻轻喘息,想要推拒,双手却被皮带限制住行动。
「小…啊…小野…君,请…请…唔啊…放开我的手」
「这可不行啊浩史,现在可是惩罚哟。」小野好整以暇地看着神谷——泛泪的双目,被亲吻得有些红肿的双唇,散开的衬衫,被拉到头顶尚被绑住的双手,在微凉的空气中挺立的茱萸,被包裹在裤子中已经半抬头的小神谷,以及被自己用眼神细细品尝的颤抖着的神谷纤细的身体。
「真是不错的风景呢,浩史」拉开拉链,脱下神谷的长裤,隔着胖次抚慰着已经被胖次勾勒出形状,被紧紧包裹着的小神谷。
被突然触碰脆弱的神谷发出轻轻的惊呼,随即是有些粗重的喘息。
「浩史好像很敏感啊,难道浩史最近自己都没有解决?」
「唔嗯…」喉头发出糯糯的呻吟「因…因为最近工作很忙…啊。」
未说完的话被小野君突然的kj打断,神谷努力平了平气息,「何况…不…不是小野君的话…嗯…小野君,不要那里!」
柱身被仔细地对待,然后头部被含住,细细舔弄,这对于久未发泄的神谷可谓是巨大的刺激,未完的话再次被打断。
没过多久便在小野的口中缴械,略带着腥味的吻让神谷的体温不断上升。
绵长而又细腻的吻终于结束,神谷深吸几口气,平复了呼吸,「小野君把我的手解开吧,好疼。」声音里透着委屈「我不会逃的,也不会挣扎,而且我想要拥抱着小野君啊」
虽说是惩罚,小野也并没有伤害神谷的意思,听到神谷说疼,就解开了神谷手上的桎梏。
双手一得到自由,神谷就忍不住环住了小野的脖子,献上一个温柔的吻。
神谷喜欢被温柔的对待,特别是当小野亲吻舔舐他身上的伤口的时候。
起初神谷讨厌被触碰伤口,因为他觉得伤口是丑陋的,而自己又是年上,又是个悲观的大叔,他怕,怕被小野嫌弃。但小野一遍一遍地用行为告诉他他在心疼他,在宠爱他,到后来,锁骨处的伤口反而成了神谷一个不为人知的敏感点,当那里被小野触碰,他就能明确地感受到小野的温柔和宠爱。
缠绵的吻结束,小野用手指触碰着神谷的双唇「浩史,舔湿它」
神谷乖巧地伸出舌头舔舐着小野的手指,每一根手指都被仔细舔过,然后神谷就只是躺在小野的怀里,任由手指一根根进入身体,然后换上更粗大的小野的东西。
这不是一场热烈的情事,小野的动作缓缓的,神谷的呻吟也是缓缓的,说是惩罚,小野也只是禁锢着神谷的双手,不容许他抚慰自己的脆弱罢了。
但这又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神谷只用后面就达到了高潮,又在高潮后小野的冲刺中达到了一个小高潮,这让久未经情事的神谷几乎用掉了所有的力气。
有的事小野有着自己的坚持,比如即使他和神谷只有彼此,他也还是坚持做好防护措施。所以,当情事告一段落,小野丢掉套子,搂着筋疲力尽的神谷耳鬓厮磨了一会才去浴室进行清洗。
清洗完,小野将神谷抱回床上,小小的神谷被搂在怀里,任由小野给自己吹干头发。
「卡米亚桑,睡吧,哦呀粟米」
在神谷的额头落下轻轻一吻,看,今夜的月色真好。

20150707
文by CC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