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江CC

岚,红蓝双担,山组,竹马…大概只会产山组小甜饼…而且产速奇慢…好勾搭!

生气的翔君到底要怎么哄呢?

生气的翔君到底要怎么哄呢?

娇兰简直是我的写文动力…我又来产粮啦!又是娇兰产物!

智视角第一人称

傲娇撒娇翔出没注意。


——————————————————
交给岚吧的录制结束了,说实话,我知道今天会是一场修罗场。

小作坊さしぶり,播放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今天在哄翔君的道路上我任重而道远。

半融化的棉花糖黏在嘴上,guest温柔地用手指拭去,而我当然要礼尚往来。其实都是节目效果,翔君也绝对是清楚的吧?!

那么谁来告诉我这个录制结束赖在乐屋里生闷气的家伙是谁啊!


其他三个人都似乎感觉到了翔君的低气压,录制一结束就纷纷收拾东西走了。


我试图留住其中的任意一个陪我面对闹别扭的翔君,结果…


「啊,我等会和香川桑他们有应酬,では…」好你个松本润,逃得够快!

nino这个小恶魔指望不上,留他下来大概只会越来越糟,所以我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茫然就写在脸上的爱拔酱。

「我和雅君约好了打游戏,那我们就先走了。」nino拖着脸上写着 [我愿意留下来! ] 的相叶往外走,一边轻声说「爱BAKA你不要参与大叔们的修罗场,走走走,去我家打游戏。」

喂!nino我听到了!


无奈地转过身,小步小步地挪到闹别扭的翔君身边,声线也放得软软的「shoちゃん…」


翔君听见我喊他,终于舍得从报纸中抬起头来,笑了笑。


出现了!翔君的皮笑肉不笑!ARASHI内部流传的ARASHI五大最可怕事件之一。


看来他真的很生气…我耷拉着眉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shoちゃん我知道错了」


「ohno桑,你没错啊」保持微笑的翔君好可怕…


诶?等等!ohno…桑…?诶?


「shoちゃん我们先回家好不好」我伸手扯扯他的衣袖。


「嗯,可以哦。」翔君把报纸叠好,穿起外套拿起车钥匙「走吧ohno桑,我送你回家」


我怯怯地跟在翔君身后,仔细地考虑生气的翔君到底应该要怎么哄。


回家的车上安静地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不是没有试着搭话,但一看到翔君微微簇起的眉毛我就不敢出声了,只能可怜兮兮地用上目线看着他。


「ohno桑,到了哦」翔君的声音在夜晚听上去有些清冷…


「shoちゃん不来我家坐坐吗?今天想喝喝酒聊聊天」我扯着他的袖子,语气带了点委屈。


「那么打扰了」翔君中规中矩地说着敬语。


所以说闹别扭的翔君真的是…


但是不管心里怎么腹诽,哄还是要好好哄的,这么好的男朋友万一真的生气了不要我了怎么能行?绝对不要放手!


做完心里建设的我,走进玄关的刹那,我反手锁上门,就把翔君推在玄关口的柜子上,吻了上去。


热烈的吻。翔君厚厚的唇依然是那么美味。但是一吻结束,翔君居然问我「ohno桑不是要喝酒吗?」


诶…你真的是来喝酒的啊?


这样想着的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像个笨蛋。


拿出酒和下酒菜,我和翔君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喝上了。


大概是心里不开心?今天的翔君很快就有点迷迷糊糊了。他突然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我身边,一把把我捞进怀里。

「尼桑ひどいよ」翔君靠在我的颈间蹭来蹭去,发梢蹭的我痒痒的「那么色气的样子居然让人家看到了!居然让别人摸你的嘴唇!你居然摸别人的嘴唇!」


啊,现在的翔君脸上写着 [本宝宝有小情绪了,要尼桑亲亲抱抱和尼桑bangbang ]

我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肩「都是节目效果啦,翔君应该也很清楚的不是吗」


「清楚是清楚啦!但还是嫌だ!」什么嘛,完全是爱撒娇的小孩嘛!


这样想着的我简直是白痴!在突然被他压倒一直翻来覆去折腾的我只有这一个想法。


甚至清醒了之后才回想起来我签订了多么不公平的条约…


那个家伙居然要我穿女装陪他吃吐司烤棉花糖!这种事想想就知道后续会怎样吧!


樱井翔,你可以的!



2016.04.24
文byCC

评论(12)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