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江CC

岚,红蓝双担,山组,竹马…大概只会产山组小甜饼…而且产速奇慢…好勾搭!

【吉榎】美食

七夕开车  顺便还债
abo设定  雷者请点❌
没有文笔 自己都看不下去  如有雷同算我抄

链接点评论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34/sh/eaea21d1-27c0-47f4-96b0-b6b714795851/8a71d9270507fd80b889519f332d9ee4

我们应该结婚

我们应该结婚

8/11山之日快乐!写个小甜饼乐呵乐呵嘿嘿
梗就是微博上那个麻醉没过闹着要和医生小哥哥结婚的视频
医生翔x患者智
————————————————————————
大野智动了个小小的手术,打麻醉的那种。麻醉的效果还没有完全消退,大野智整个人都迷迷糊糊地被推出了手术室。他似乎看到过来陪他的相叶雅纪激动地站起来去找医生了解情况,然后就是耳边嗡嗡的「o酱你没事真是太好了」配上相叶雅纪哭唧唧的表情,大野智觉得自己更晕了。
回到病房,尽职的医生在来回走动,关心着患者们的情况,看到大野智被推回来便关心地走到他的身边,语气温柔「大野さん有没有哪里不适?」
「有!」迷迷糊糊的大野智似乎突然就清醒了起来,捏住了撑在床的护栏上的医生先生的手「你真~~~~~好看」他fufufu地笑着「我觉得我们应该结婚,你觉得呢?」
帅气的医生先生瞪大了他圆圆的眼睛「大野さん?」
「我真的好~~~~~~~~~~喜欢你呀!」大野智软乎乎地笑着「你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医生。」
「谢…谢谢」医生先生似乎也反应过来他的患者先生还在麻醉的效用下,笑了起来「我也很喜欢你。」
而在一旁陪着的相叶雅纪饶有兴致地举着手机,拍摄着大野智傻兮兮的行为。
「我觉得我们应该结婚!」大野智一本正经地鼓起软软的面包脸,似乎在不满于医生的反应「我们会是这世界上最可爱的新人!最可爱的!」
「可是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哦。」
「我们要办那种传统的婚礼,你穿上最好看的白无垢!」大野智完全不理会医生先生的话,自顾自地往下说着,惹来一旁看热闹的相叶雅纪一阵毫不收敛的笑。
「aiba酱你笑什么?」大野智脸上写满了不满「不许笑!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伴侣…嗯…唔…」大野智突然意识到他还不知道他人生中最棒的伴侣叫什么,他回过头,求助似的看向医生先生。
「樱井翔」医生先生温柔地笑着,用好听的嗓音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fufufu,sho酱长得好看名字也好听呢!嗯,这是我未来的伴侣sho酱~」大野智说sho酱的语气格外可爱,带着跃动的上扬的尾音。
「はいはい」相叶雅纪忍着笑意「你未来的伴侣樱井さん嘛,知道了知道了。」
樱井翔忍不住笑,「这个视频可千万别传出去啊,传出去我们可就要火了。」
「我知道」相叶雅纪笑得见牙不见眼「私藏私藏哈哈哈。」
「你们在说什么呀!」被忽视的病患鼓着面包脸,气呼呼地说「sho酱你要不要和我结婚呀!我觉得我们应该结婚!我真是太~~~~~~~~~爱你了!你也应该爱我!」
「可我觉得我不太想穿白无垢…」
「为什么不!」大野智瞪大了眼睛满脸的委屈「那就…那就我来穿白无垢。总之你应该和我结婚!」
樱井翔低低地笑了起来「你之后看到这个视频会后悔的,大野さん。」
「你在说什么呀?你要不要和我结婚嘛!」
「fufufu,没什么,结,当然结。」
「我爱你~我喜欢你圆溜溜的大眼睛~」
「谢谢。」
「我们结婚吧!」
「好~」
闹够了的大野智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樱井医生终于有时间给相叶雅纪详细地交代术后的注意事项。

翌日,樱井医生查房的时候,收获了一只红透的小面包。

至于樱井医生和大野患者有没有结婚?你猜呀~

end

路边捡到一个小社长02

我来了…拖太久了真的是…万分抱歉「土下趴.JPG」

——————————————————————————

樱井side

樱井正愁没机会和鲛岛有相处的机会,机会就这样摆到了他面前。

樱井靠边停好车,下车走到了鲛岛的身边。

显然这种时候和小混混们正面冲突并不是聪明的方法,所以樱井只是故作熟稔地过去一把揽住鲛岛的肩膀「零治,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

鲛岛side
深夜,路边,一个人,被一个陌生男子搂住喊着亲密的称呼…


我是不是被痴汉盯上了?怎么办?!


迷迷糊糊的鲛岛零治被突如其来的肢体接触给吓得酒都醒了几分。

侧头打量了一番来人…

………

?!

樱井桑?!

ウソ!

有些懵了的鲛岛零治忍不住伸手扯了扯自己的脸颊

……

疼!

「零治我送你回家吧」耳边响起的是自己熟悉的嗓音,低沉而又温柔。

鲛岛零治无意识地点点头「啊…好的」

樱井side

鲛岛零治…果然很可爱啊…像只无害的小奶猫又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居然还扯自己脸颊?可爱过头了吧!

虽然内心在呐喊,表面上依然冷静的樱井翔把鲛岛拐上了车。那群小混混们在原地跺着脚,似乎在懊恼出手慢了。

「抱歉鲛岛桑」樱井翔清了清嗓子「刚才冒昧喊您零治真的很抱歉。其实刚才有混混跟在您身后,所以我才上前叨扰。啊…忘了自我介绍,我是樱井翔,是个主播。初次见面请多指教。」说着递出了自己的名片。

坐在副驾驶座的鲛岛显然酒没有醒彻底,整个人都软乎乎地靠在椅背上。看到樱井递过去的名片,他眯了眯眼睛才接过「你好樱井桑,初次见面。我是鲛岛零治。」说着也把手伸进口袋找名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醉了,鲛岛的动作很迟缓,似乎还忘记自己的名片放哪儿了,每个口袋都摸了一下。

可爱到了超过的程度…樱井翔这样想。

520要玩点不一样的「吉本x榎本」

520要玩点不一样的「吉本x榎本」18R

520怎么能不发糖!从来没开过车,我今天会努力的「坚定脸」

尽量把握好角色设定吧…中间说不定会出现田子雄大x榎本的伪三批的内容,一切看行文怎么进行吧…

顺便这个就当点梗的第一篇了…因为有人说要看吉榎嘛~

如果有gn有梗请不要大意地向我砸过来好吗!我的点梗现在很空虚很寂寞啊「可怜兮兮地」

以上。
————————————————————————————————————————

吉本和榎本相识可以算得上是机缘巧合。那时的吉本一如既往地用他有些特殊的方式拯救着那些窝在家里装鸵鸟不去上学的坏孩子,说着「既然不想上学,就不要出房间门了」,而彼时的榎本则是受到那孩子的父母的请求,试着把门锁打开把孩子放出来。

「榎本先生救救我的孩子吧,那老师说除了他没有人能打开这个门…如果榎本先生能够打开的话,要多少报酬我们都给的」

听着那对父母的描述,他接下了这份工作,不过接下这份工作的契机并不是孩子被关起来很可怜这类冠冕堂皇的理由,激起榎本兴趣的是那个所谓的【只有那老师能打开的门】。

打不开的门?有点意思啊…

榎本唇边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受那对夫妇之托,榎本选择了那位老师不在的时候上门开锁,只是开到一半,就听到来人一句戏谑的いいねぇ。

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张有些明媚过头的笑脸。榎本皱皱眉,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榎本的手被突然用力地握住,那人虽然笑着却显得有些生气,语气也是重重地「我们签的合约里有说过你们不要插手吧」

那对夫妇站在一边战战兢兢地,仿佛看到了恶魔。

榎本的这份工作不了了之,说好的要多少就有多少的酬金自然是没有了。

不过从那以后,吉本和榎本两个人就好像是杠上了,吉本做家教的地方无一例外会找榎本去开锁,至于锁被打开和不被打开大概是一半一半,这取决于吉本是否在榎本把锁打开前赶到学生家里。

从此,榎本就被那个叫吉本荒野的变态家庭教师盯上了。

那个人,像是回自己家一般自然地进入了榎本的工作室,心情好时还会说上一句「径君,ただいま~」

榎本径不是没有试过换门锁,只是那个人总有办法进入,后来的榎本也就放弃了挣扎。

相处久了,榎本径渐渐地了解了吉本荒野的事情,毕竟田子雄大还是时不时会出现一下,田子雄大出现的时候,那人会顶着一张无辜的脸,规规矩矩地叫他榎本さん。

要说吉本和榎本是怎么发展成恋人关系的,大抵问这两个当事人都说不清吧…不过两个人倒是意外地契合就是了,不管是日常相处上还是在情事上。

有一件事是榎本在和吉本交往前所不知道的事,那就是他在床上似乎是有点m的类型,他对于恋人在床上层出不穷的花样颇为享受,不管是捆绑还是道具都甘之如饴。

还有就是,他的恋人吉本荒野,是个彻底的抖s,那人简直对弄哭自己有着执念。

今天,520,这个日子,榎本径收到了吉本荒野的信息「哟,径酱!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吧。今天,我们来玩点不一样的吧。今晚七点,我去你店里找你哦」还配上了恶俗无比的爱心一枚。

榎本径推推眼镜,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已经忍不住期待起了那人所说的【不一样的】是什么。

夜晚如约而至,七点的钟声堪堪敲响,吉本荒野就如过无人之境般走进了榎本径的店。同时,榎本径意识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意识却无比清晰。

吉本荒野笑着「いいねぇ~」,甚至,还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看来径酱已经发现了呢」

「那么径酱,夜晚开始了哦」吉本荒野的低沉的声线炸响在耳边,榎本径觉得自己将踏入地狱。


https://www.evernote.com/shard/s534/sh/b429a01e-caa0-4d19-83a1-897a4d97c5c9/ac36d8c4e7ddcbeaaf75089b5cd53632


第一次开车「捂脸」害羞到中间停了两次qwq

链接能不能用我也不知道QAQ我尽力了…

取完名之后一直在想不一样的play是什么样的play呢

刚好想起点梗有个妹子点了催眠梗。说是d岚里被催眠的阿智智很美味。

催眠梗是个好梗啊!就用进来了。我觉得我写的肉一点也不好吃QAQ我以后还是专注小甜饼吧..(。•ˇ‸ˇ•。) …

总之,520快乐哟「比哈特」

论如何让暗恋吃醋变合理

论如何让暗恋吃醋变合理

山,短,相当学术「x」,傻白甜,双向暗恋,翔君视角第一人称

梗来源于今天看到的末子小甜饼…不过行文方式和内容会不太一样。

而且已经找gn确认过她不介意啦❤gn小天使
宝宝们多给我一点评论好不好qwq
————————————————————————

我喜欢智君。

我一直以来都喜欢智君。

但是智君不知道。

所以这是暗恋。

但又不完全是暗恋,因为周围的人似乎都知道。nino还一直撺掇我告白,雅纪和润也总是拍着胸脯跟我打包票说智君也喜欢我。

绝对是在开玩笑的吧…那人啊,会和nino黏糊糊地玩在一起,气场似乎和雅纪那个天然更搭,又很宠润,唯独对我啊,不远不近地保持着团员的关系…大概是jr时期的前后辈关系太深入内心了吧…怎么想,智君喜欢的都不会是我。

更何况,团内恋爱会很困扰吧…不管是智君还是别的成员们。

一直以来,我都告诫自己不能告白,告白了智君和大家都会困扰的。

只是…

最近的我…越来越忍耐不了吃醋的心情了。最近的智君实在是太过分了!

接了恋爱剧!在小作坊企划里被人摸了嘴唇!还摸了别人的嘴唇!还有那个小泷望!居然胆敢壁咚我的智君!我都还没有壁咚过他!

不开心,很不开心!

我清楚地知道最近的我像是用醋泡澡了一样浑身酸味。

可是…说到底,我根本没有吃醋的立场啊…我只是和智君一起作为ARASHI出道的member而已…看到智君和别人亲密接触,我甚至只能微笑着看…

所以最近,思考怎么让我的吃醋行为变得合理被提上日程,占据了我一天中相当长的时间。

因吃醋而不满的心情越来越压制不住。因为怕自己会忍不住告白,所以最近一直努力地克制自己与智君亲近的念头,除了必要的对话之外甚至连对视都尽量地减少。

事态越来越不受控制,连一直以来都很迟钝的智君都意识到了我对他的冷淡。那天进乐屋,平时总是在补眠的智君小心翼翼地凑近我身边,黏黏糊糊地开口「我做错什么事让翔ちゃん讨厌了吗?」

啊…可怜兮兮的上目线…

会心一击。

「大野桑在说什么呢」我依然保持着一直的精英形象,带着得体的笑容

「可是翔ちゃん最近都不怎么理我啊,也不怎么帮我救场了,也不和我对视」



语气委委屈屈,像小奶猫一样哼哼唧唧的,真可爱啊…



话说樱井翔,你这样完全像个变态啊!

我忍不住在心中吐槽自己。

「大野桑想多了吧」我只是笑

「才没有!」语气更委屈了「翔ちゃん你要是觉得我哪里不好就直说啊!干嘛这样阴阳怪气的!」

啊…小嘴撅起来了…真的…好可爱…

「大野桑我没有讨厌你,只是吃醋而已…」


嗯…嗯?!我刚才说了什么???

忍不住偷偷瞟了一眼智君,发现他一脸错愕地看着我。

やばい…这下真的糟糕了!

「吃醋?是我理解的意思吗?」智君的语气小心翼翼地。

既然都说出口了…

「智君…」嗯,很好,语气严肃得恰到好处。

我按住智君的肩膀,神情认真「智君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换言之也就是暗恋你很久了…最近智君总是和别的人亲密接触,我吃醋了!但是我吃醋吃得名不正言不顺!请问智君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的吃醋变得名正言顺起来吗?」

一口气说完告白的话,我就放开了智君,闭紧了眼睛等待智君的审判。

「いいよ(´・∀・`)」智君笑得软乎乎的「翔ちゃん终于说出口了啊,我可是等得很辛苦诶!」

这下轮到我一脸错愕了「はい?」

「因为nino他们告诉我翔ちゃん喜欢我啊,我就说我也很喜欢翔ちゃん嘛。我以为翔ちゃん会很早就跟我告白的,没想到你拖了那么久呢…」

……

所以我一直以来到底在纠结什么啊!

我伸手捧住智君的脸颊,郑重地吻在他的唇上。

突然,乐屋的门开了,nino、雅纪和润走了进来「おめでとうヽ(*゚ω゚*)八(*゚ω゚*)八(*゚ω゚*)ノ」

nino突然牵起雅纪的手,深情地看着雅纪说「请问智君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的吃醋变得名正言顺起来吗?」然后转头看着我毫不收敛地大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樱井翔你的告白台词超逊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宫和也…你…收敛一点好吗!

罢了,看在我家智君可爱的份上,不和你一般见识…

总而言之,关于如何使暗恋吃醋合理化的论题,我,樱井翔已经得出了结论,那就是…


把暗恋变成恋爱吧

——肖•撒库拉伊
————————————————————————

写在后面

今天超————顺利地写完了…

总之就是想发糖!没有理由!我山甜!

在恋爱上犹犹豫豫的不器用的翔君超绝可爱

然后一直等着翔君打通任督二脉「x」是恋爱筋的阿智智简直蜜汁S

最后让门把出来打了个酱油

顺便nino的小恶魔属性我很满意

以上




文 by 樱井cc
2016.05.10

路边捡到一个小社长 01

路边捡到一个小社长

对 我终于对小社长下手了…一发完结还是写几发我也不知道…写到哪儿算哪儿…
其实我期中考试还没考完,但不重要!不作死还是我嘛?设定见之前的LOFTER吧…

——————————————————————

鲛岛side

「社长…」村冲满脸担心地站在鲛岛零治身边,看着很晚了还不肯回家在酒吧喝个不停的小社长。「不早了,让我和石神桑送您回家吧…」

「嗯?」小社长迷迷糊糊地抬起头「不用了…村冲你和石神先回去吧,我等会自己回家。」说完,小社长晃晃自己手里的杯子,又灌下一口轩尼诗。

「但是…」村冲犹豫地开口。

「但是什么?你们现在这些下属都是越来越厉害了,一个不问我意见就把樱井桑的取材给拒绝了,现在你也不听我的了吗?!」小社长瞪大了眼睛,鼓着小脸蛋,一脸生气的样子。

村冲也不敢再多言,只好细细叮嘱鲛岛小社长不要太晚回家,不要再喝更多了,却只换来鲛岛小社长的一句「うるさい」。

村冲也理解小社长现在的状态,毕竟下面的人拒绝的可是让小社长每周一晚上守在电视前看不感兴趣的新闻的得分100点的樱井翔啊…说起来,社长没有开除他已经是相当大的进步了。

无奈地摇摇头,再次强调不要喝太多别太晚回家,又大致说了一下隔天的工作安排后,村冲就离开了。

樱井side

完成工作的时候,已经大概是晚上十一点的样子了,樱井翔坐在自己的车里,看着中午鲛岛hotel那边发来的拒绝取材的信息,无奈地叹口气,启动了车子。

倒也不是说非要找鲛岛社长取材不可,毕竟鲛岛hotel并不是gold hotel那样排名第一的宾馆。只是樱井翔因为工作原因,在鲛岛旗下的宾馆投宿过,樱井翔相当喜欢那些宾馆的氛围和感觉,干净、舒适,颇让人有回家的感觉。对于鲛岛hotel的好感也直接使樱井翔对于那个少年时凭借一己之力将家中的产业拯救起来并发展到现在的水准的鲛岛零治充满了兴趣。顺带一提,鲛岛社长小小的个子和圆圆的脸恰好是樱井翔的type。

对,樱井翔是那边的人。

原本还想趁着取材的机会和鲛岛零治接触一下,发展一下的。

「残念だなぁ」

鲛岛side

摇摇晃晃地从酒吧出来,嘴里还叽叽咕咕地说着「樱井桑可是100点啊!居然推掉他的取材!バカですか!」有些迷糊的小社长根本没发现自己被不良跟上了。

说实话,一个穿着阿玛尼的男人,深夜,醉醺醺地独自走在路上,简直就是犯罪的最佳对象啊…几个不良不远不近地跟着小社长,盘算着什么时候上去抢劫才是好的timing。

小社长毫无知觉,迷迷糊糊摇摇晃晃地走着。

樱井side

等红灯的时候,看到了可疑的一群人跟着一个走路摇摇晃晃的人。樱井瞥了一眼,思考着自己要不要去做一下解救者。

被跟着的人…

等等!被跟着的人不就是拒绝了取材的鲛岛零治嘛!


——————————————————————

先到这里吧…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进行下去了…果然一发完不成啊..(。•ˇ‸ˇ•。) …

设定好像有了点小变化…本来是想写小社长醉倒在路边睡着的…问题是觉得睡着的话,开着车的翔君应该很难发现吧…而且我也不觉得一个社长会放任自己睡在路边…

先这样吧…下一发什么时候产出我也不知道( ・᷄ ᵌ・᷅ )

讲道理最近脑子里好几个梗,目前最想写的是「路边捡到一个小社长」


设定大概是主播sho x鲛岛社长



大概就是一直喜欢sho酱这个主播「的脸」的鲛岛社长发现自己的下属擅自拒绝了来自news zero的采访后借酒消愁,拒绝了秘书妈妈和司机爸爸的护送自己摇摇晃晃回家结果睡倒在路边被主播sho意外捡到的故事(,,•́ . •̀,,)


还有点纠结要不要设定成ABO


如果设定成ABO的话可能就要开车了 但我开不来( ・᷄ ᵌ・᷅ )



至于什么时候写。等我考完期中考吧~



大家可以先告诉我ABO设定到底要不要…虽然你们说要我也不一定就会写



占个tag先

好吧我的配图是这张啦!


我超喜欢这张翔君宣示主权的感觉的!
满满的智君是我的了哟的感觉(˶‾᷄ ⁻̫ ‾᷅˵)

生气的翔君到底要怎么哄呢?

生气的翔君到底要怎么哄呢?

娇兰简直是我的写文动力…我又来产粮啦!又是娇兰产物!

智视角第一人称

傲娇撒娇翔出没注意。


——————————————————
交给岚吧的录制结束了,说实话,我知道今天会是一场修罗场。

小作坊さしぶり,播放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今天在哄翔君的道路上我任重而道远。

半融化的棉花糖黏在嘴上,guest温柔地用手指拭去,而我当然要礼尚往来。其实都是节目效果,翔君也绝对是清楚的吧?!

那么谁来告诉我这个录制结束赖在乐屋里生闷气的家伙是谁啊!


其他三个人都似乎感觉到了翔君的低气压,录制一结束就纷纷收拾东西走了。


我试图留住其中的任意一个陪我面对闹别扭的翔君,结果…


「啊,我等会和香川桑他们有应酬,では…」好你个松本润,逃得够快!

nino这个小恶魔指望不上,留他下来大概只会越来越糟,所以我把期待的目光投向了茫然就写在脸上的爱拔酱。

「我和雅君约好了打游戏,那我们就先走了。」nino拖着脸上写着 [我愿意留下来! ] 的相叶往外走,一边轻声说「爱BAKA你不要参与大叔们的修罗场,走走走,去我家打游戏。」

喂!nino我听到了!


无奈地转过身,小步小步地挪到闹别扭的翔君身边,声线也放得软软的「shoちゃん…」


翔君听见我喊他,终于舍得从报纸中抬起头来,笑了笑。


出现了!翔君的皮笑肉不笑!ARASHI内部流传的ARASHI五大最可怕事件之一。


看来他真的很生气…我耷拉着眉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shoちゃん我知道错了」


「ohno桑,你没错啊」保持微笑的翔君好可怕…


诶?等等!ohno…桑…?诶?


「shoちゃん我们先回家好不好」我伸手扯扯他的衣袖。


「嗯,可以哦。」翔君把报纸叠好,穿起外套拿起车钥匙「走吧ohno桑,我送你回家」


我怯怯地跟在翔君身后,仔细地考虑生气的翔君到底应该要怎么哄。


回家的车上安静地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不是没有试着搭话,但一看到翔君微微簇起的眉毛我就不敢出声了,只能可怜兮兮地用上目线看着他。


「ohno桑,到了哦」翔君的声音在夜晚听上去有些清冷…


「shoちゃん不来我家坐坐吗?今天想喝喝酒聊聊天」我扯着他的袖子,语气带了点委屈。


「那么打扰了」翔君中规中矩地说着敬语。


所以说闹别扭的翔君真的是…


但是不管心里怎么腹诽,哄还是要好好哄的,这么好的男朋友万一真的生气了不要我了怎么能行?绝对不要放手!


做完心里建设的我,走进玄关的刹那,我反手锁上门,就把翔君推在玄关口的柜子上,吻了上去。


热烈的吻。翔君厚厚的唇依然是那么美味。但是一吻结束,翔君居然问我「ohno桑不是要喝酒吗?」


诶…你真的是来喝酒的啊?


这样想着的我脸上的表情一定像个笨蛋。


拿出酒和下酒菜,我和翔君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喝上了。


大概是心里不开心?今天的翔君很快就有点迷迷糊糊了。他突然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我身边,一把把我捞进怀里。

「尼桑ひどいよ」翔君靠在我的颈间蹭来蹭去,发梢蹭的我痒痒的「那么色气的样子居然让人家看到了!居然让别人摸你的嘴唇!你居然摸别人的嘴唇!」


啊,现在的翔君脸上写着 [本宝宝有小情绪了,要尼桑亲亲抱抱和尼桑bangbang ]

我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肩「都是节目效果啦,翔君应该也很清楚的不是吗」


「清楚是清楚啦!但还是嫌だ!」什么嘛,完全是爱撒娇的小孩嘛!


这样想着的我简直是白痴!在突然被他压倒一直翻来覆去折腾的我只有这一个想法。


甚至清醒了之后才回想起来我签订了多么不公平的条约…


那个家伙居然要我穿女装陪他吃吐司烤棉花糖!这种事想想就知道后续会怎样吧!


樱井翔,你可以的!



2016.04.24
文byCC

原本写的时候放了图的,结果复制过来没有了…果然我不太会玩LOFTER(,,•́ . •̀,,)为了我的原排版再发一遍图 占tag果咩